朗哈默尔:援助或升高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

11月1-2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举办的2014新兴经济体智库经济政策论坛在海口举行。论坛主题为走向新常态的新兴经济体。搜狐财经为论坛协办机构。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朗哈默尔发表了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的题目已经很老了,但是很具有专业性,谈的是OECD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以及OECD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有什么影响。首先谈事实,联合国对南南合作的评估,也就是南南合作的机遇窗口,自从1999年以来,传统的援助是很少的,除了北欧国家,其他国家的援助逐渐减少。低于国民收入的7%,这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援助的一个承诺,多年以来一直没有达到这个比例,2003年后下降,两年之后这一比例达到了0.3%,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一个数字。第二,私人资本流动,这些OECD国家的资本流动并不是很大,图表显示了外商直接投资汇款以及私人资本的援助,官方的援助比较稳定,从人均的数字来看,先从发展中国家的接收方来看,每年少于50美元,这是非常低的数字,没有办法改变世界的状态,这是一个实施。OECD根据2015年发展目标规划发展援助的现代化,大家知道,明年是前期发展目标的结束年,在这一年新的发展目标,OECD的援助也以新的发展目标相协调,以便能够帮助这些国家实现这些发展目标,包括教育和清洁饮水的权力。

官方的援助是有争议的,我这里采取中立的立场。可以看到,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有很多的研究。作为外生变量和经济运行指标,援助渠道之间的跨国回归扁平的态势,结构不是很好,也就是说,发展援助的条件是很重要的。在政治方面,如果受援国政策不好,靠援助也没有什么作用,援助要想成功需要一个良好的政策背景,需要有肥沃的土壤。当然,下一个是援助不仅可以推高国内劳动力成本,还可能导致利率提高,提高了竞争力。援助是来得太多,援助可能达到GDP的30%,这个时候会导致劳动力成本升高,这样就妨碍了出口的竞争力,好处是帮助他们挺过艰难的时期。官方的援助确实有一定的影响,现在重要性在下降,但是对几个弱的国家很重要,比如说受埃博拉影响的国家。

南南合作的结果是什么呢?也许南南合作可以补充或者是替代北南合作,在这里我引用联合国的报告,南南合作的重要性在增加,在总体数字上占国际援助的10%,也很难测量南南合作的影响,也很难与北南合作的影响进行比较。如果真的要比较南南合作和北南合作,南南援助仍然是项目援助,这是传统的援助方式,但是近几年来,预算支持和债务的减免也很重要,尤其是在北南合作当中,预算越来越多。主要表现在通过小额信贷开展,社会与农村发展方面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帮助贫困的人,帮助这些人获得贷款,获得资源。在这里,南南合作可以给他们提供很大的帮助。

2010年联合国发展理事会强调,南南合作的几个特征是基于北南合作,包括通常没有政策限制,也就是没有条件,有更多的横向关系,而不是一种援助不援助的关系,而是合作的关系。我们需要的是基础设施投资是私人投资亟需的先决条件。在过去的南北援助中,基础设施投资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南南援助的目标应当为改善受援国向援助国出口非传统产品。但是,关税壁垒方面的南南保护制度与南北保护制度相比仍然是最高的。南南援助应当避免捆绑式援助方案。作为南南援助的组成部分,易货限制是不应当有的,易货贸易未必具有限制性,援助国和受援国均面临风险。南南援助还可包括危机时期的国际收支,但应准备好为经合组织国家货币提供财务资源。谢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craighillcanada.org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