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这段半世纪前的往事就能理解当下全美最具争议的风波……

在1968年奥运会颁奖仪式上,金牌得主汤米·史密斯(Tommie Smith)举起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拳头,抗议公民权利不公正的问题。五十年后的今天,运动员是否可以把运动场当作公共论坛的问题,再一次引发了关于种族和社会公正的激烈讨论。

周三,NFL(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规定球员在国歌期间不得下跪,否则本人或者他们的球队将面临被罚款的风险。

这个决定经历了长达近两年的激烈辩论。回溯至2016年8月,当时旧金山的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因为他对国家对待少数族裔的方式有些看法,而在奏国歌期间下跪以示抗议。

而最近,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High Museum)正准备通过将于9月下旬开幕的展览“高举的臂膀:格伦·凯诺和汤米·史密斯”(With Drawn Arms: Glenn Kaino and Tommie Smith),来探讨另一场历史性的运动员抗议活动(编者注:汤米·史密斯是认为是200米和400米两个上最伟大的运动员,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200米夺冠后,史密斯在颁奖仪式上做出了支持黑人维权运动的手势,让许多人记忆犹新)。

“桥”和几件新作品将在此次展览期间展出。它们包括凯诺和史密斯的绘画、关于史密斯生活以及他与凯诺合作的原始纪录片选段(导演是凯诺和Afshin Shahidi)、来自汤米·史密斯档案的物件,以及由美国各地的学生提供的一系列绘画。

该美术馆的现当代艺术策展人迈克尔·鲁克斯(Michael Rooks)在一份声明中说:“20世纪可能没有其他事件,能够如此有力地回应我们与当今社会依然普遍存在的种族主义和不平等现象之间的对抗。”鲁克斯表示,凯诺的“行动主义艺术,和汤米在面临压倒性逆境时的英勇坚韧的结合,放大了年轻一代对社会正义上升的呼声。”

鲁克斯告诉artnet新闻,他长期以来一直是凯诺作品的“粉丝”,并且他知道凯诺经常到亚特兰大来与史密斯合作。他说:“凯诺在过去一年中都让我感到欣慰,最后我们都认为在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非常有意义,由此开始了这个项目。”

纪录片电影项目的部分内容将专门用于展览,并将定期在专用画廊中展出。电影的执行制片人包括音乐家John Legend、他的合作伙伴Mike Jackson和Ty Stiklorius以及演员Jesse Williams。

这次展览旨在展示史密斯生活的各个章节,鲁克斯说:“我们看到汤米在奥运会前的生活,然后我们看到他做出敬礼的那一刻——实质上象征着一个伟大的牺牲,但当然,也象征着他失去了自主权——接下来,第三章节将探讨汤米在我们今天所生活的社会或政治环境中意味着什么的。”

此外,鲁克斯说,凯诺和史密斯一直在与他的工作室成员们一起到各个城市旅行,与学生一起举办研讨会。“所以基本上它是一次关于1968年奥运会和汤米生活的历史时期,”鲁克斯说。之后学生们会被邀请绘制图画,在展览中也会进行呈现。

凯诺的《19.83》(2013)也会被展出,这是一个史密斯站在上面的实物大小的镀金钢铁奥运奖牌领奖台,外加一些被加工改变的图片,这些图片批判性地审视了1968年7月《新闻周刊》封面上所使用的语言:“愤怒的黑人运动员”。

凯诺的名为《看不见的男人(敬礼)》(Invisible Man (Salute) ,2018)新雕塑是一个真人大小的、举起拳头的史密斯,雕塑由黑化铝和镜面不锈钢制成。从后面看,这是穿着运动服的史密斯的一个逼真的雕塑。然而雕塑的前面是一个镜子表面,根据博物馆声明里的说法,参观者能够看到自己的映像,“于是,在自1968年以来历史的连续统一体中,每个个体的经历都被赋予了情境。”

“我们了解了关于他的故事里所有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细节,”鲁克斯说。“‘看不见的男人的概念就是他整个故事的核心。如果你还记得他比赛时的照片,他跑步时戴着太阳镜,这真的很不寻常。他说他总感觉别人看不见他。他谈到他成长于一个靠采摘棉花维持生计的贫穷黑人家庭,当他去参加他的第一场比赛时,他不得不向他的父亲请假一天。他的父亲说,如果你不赢,你就不可以再跑,你的运动生涯到此为止。你只有一次机会。”

根据史密斯的网站,他一再被问及他在敬礼时的想法。他的回答是:祈祷。“我在看台下面祈祷,我在走向胜利的高台时祈祷,我在那儿的整个过程中都在祈祷。”据该网站介绍,史密斯在奥运领奖台上的历史性抗议行动也被人误解过:“这不是许多人写的‘黑人权力敬礼(Black Power Salute),说它是‘人权敬礼要比任何形容都贴切得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craighillcanada.org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